非洲人混在广州

发布时间 2019-09-11

  韩国人在北京望京、日本人在上海古北、中东人在浙江义乌、非洲人在广州小北路……当在华的老外们在中国各个城市形成了一个个聚居群落时,我们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他们?当中国正大步走向世界时,如何面对那些涌入中国的“好老外”、“坏老外”?

  我们把居住在广州的非洲人纳入观察视角,在清理“三非”人员的背景下,素有“中国最包容城市”之称的广州,如何面对这个全亚洲最大的非洲人聚居区?那些在中国淘金的非洲人,他们的梦想与困惑又是什么?

  记者注意到,在这个俗称“巧克力城”的非洲人在广州主要聚居地,街上的巡逻民警并不比其他地方多多少,只是街头的治安岗亭密度要大得多。沿街商店和地摊汇集了各式各样的商品,从服装鞋帽到日常百货,再到煮玉米花生这些街边小吃。

  上世纪90年代末,第一批非洲人来到广州,将廉价的中国商品运往非洲销售。之后,越来越多的非洲人涌入广州,在广州形成了全亚洲最大的非洲人聚居区。目前在广州的非洲人主要聚居在越秀区小北、矿泉街道、下塘西以及白云区三元里一带。他们多数来自尼日利亚、几内亚、加纳、肯尼亚、喀麦隆等国家。其中尼日利亚人最多,其次是肯尼亚人和加纳人。

  李志刚是中山大学城市与区域研究中心副教授,从2006年开始,他对居住在广州的非洲人的生存状态进行跟踪调查。刚开始做调研时,非洲人常常反问李志刚,“你的研究能给我们带来什么?”“这次谈话后,我们还能做朋友吗?”

  在调查中,李志刚交了些非洲朋友,大家互相往来,经常吃饭。其中一个加纳朋友,做生意时碰到了法律纠纷,李志刚帮他翻译资料,帮着找律师。但也有一些非洲人,特别是尼日利亚人,在认识李志刚几天后就突然跟他联系,找个借口让李志刚往他卡上打上几百块钱。

  据李志刚调查,2008年广州合法居住的非洲人总量为15000~20000人。非洲人来到广州,第一站便是位于广园西路的迦南外贸服装城,这里靠近广州火车站,交通、饮食、住宿非常便利。随着非洲人的到来,周围相继崛起了许多中非外贸城,周边街道也成了非洲人在广州的主要居住地和活动区域。

  一条环形天桥,把小北路和宝汉直街这两片非洲人工作和生活的地区连接在一起。从空中俯瞰,一条铁路将这片区域横向分割成漏斗形区域。铁轨路基南边,是小北路的商用写字楼——著名的天秀大厦;铁轨路基北面,是典型的城中村。

  李志刚曾经跟在广州居住了十年之久的非洲人打过交道,虽然他们在广州已经有了稳定的生活,却很难交到中国朋友,也很少与本地人打交道,在广州去过的地方很少,仅仅局限于一些酒店等,平时的体育和娱乐活动特别少。

  2009年7月,一名尼日利亚人在试图躲避广州警方查证过程中,不慎从约18米的高楼坠楼身亡。这一事件引发数百名非洲人围堵广园西路矿泉派出所,与警方对峙。这是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发生的首起外籍人士发动的群体性事件。

  李志刚说,越秀区出了这两起非洲人群聚事件后,一些非洲朋友很委屈。他们告诉李志刚,绝大多数非洲人都是很好的,希望能够跟本地人好好相处。在李志刚看来,2006年后广州本地媒体对于非洲人的负面报道开始增多,中国人与非洲人之间的摩擦才开始显现。

  “他们这么穷,还这么嚣张。”宝汉直街一家服装店的店员告诉记者,本地居民习惯把生活在这里的非洲人称作“鬼佬”,很多居民不喜欢他们,除了体味和香水味较大外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本地人完全不一样。这些非洲人都是白天睡觉、晚上活动,每当半夜本地人睡得正香时,非洲人会喝酒聊天、放音乐、吵架。在宝汉直街,有钱的本地人都搬到环境更好的小区了。

  宝汉直街周围多是老旧的居民楼,楼挨着楼,狭窄的楼梯仅容一人通过,房间面积小,闷热潮湿。一个单间租金只有300元,带空调、冰箱、家具的一室一厅租金要一千多元,两室一厅的租金在二千多元。很多非洲人都在这里租房子住。居民楼的阳台上挂满了非洲女人穿的连衣裙。

  几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,非洲人身上的体味和香水味让人不习惯,而且他们不讲究卫生,会在车里吃东西、吃瓜子,还会直接把瓜子皮扔在车里;再就是斤斤计较,如果一个非洲人知道两地之间打车的价格,碰到堵车,多出来几块钱他是绝对不给的,燃油附加费也不给。“也就是广州这个城市包容性强,中国哪个城市能容下这么多非洲人!”一位的哥说。118kj手机看开奖

  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广州亚运会前后,广州对于“三非”人员的排查力度明显加强。2008年1月,广州首家外国人管理服务工作站在番禺区洛浦街丽江花园挂牌成立,其职责包括提醒辖区内的外国人到期办理临时住宿登记,发现过期未办理签证或属于“三非”的外国人时立刻通知当地派出所。

  广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处长于雁群向媒体透露,2007年广州市外籍人员管理工作联席会议曾经作出决定,全市所有外国人聚居超过200人的镇街,都要逐步成立专门的外国人管理服务社区工作站。目前广州、深圳等珠三角10个城市建有106个外国人管理服务站。

  2008年7月,广州市政府颁布《流动人员管理规定》,首次明确将散居外国人纳入流动人员管理范畴。这个规定强化了对外国人管理的三个“必须”:经商必须办理营业执照,租房必须进行登记,就业必须持证(就业许可证)上岗。

  越秀区登峰街是境外人员高度聚集的地方,2009年在越秀区登峰街道办登记在册的外国人超过3000人,来自85个国家,未登记的流动人口更多,其中70%来自非洲各国。登峰街辖区内的金麓山庄如今已成为“境外人员居住示范小区”。

  官方对于“三非”的打击力度,让在广州非法居住的非洲人日子很不好过。据暨南大学舆情研究中心副主任张蕾了解,在广州非法居留的非洲人如今数量越来越少,他们一般都是居住得比较拥挤,生活状态很隐蔽,经常会多人共用一本护照,以应付检查。


香港特马网站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2018今晚开码结果| 六合兄弟公益论坛| 香港红姐图库大全| 香港创富网| 挂牌全篇kj378| 白小姐论坛| 红牛网| 管家婆马报图今晚资料今天| www.760888.com| 小鱼儿主页马会开将结果|